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许多公寓的一夜“爆雷”,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

2021年03月11日 10:09

房东清晨六点到门口敲锣、要求住户搬走;双方前后反复换锁,一天之内折腾四五趟。

有人下班回家后发现行李被胡乱清出、堆在客厅;有的房东损失几万租金后想收回房子,一进门住户就摆出了“以死相逼”的架势。

这些情景不再是民生节目中的个别案例,随着蛋壳公寓“爆雷”,它们开始困扰成千上万的房主与租客。

而相比于蛋壳公寓一家的经营不善,更让人们担心受怕的是,它暴露出的乱象——当下的租房市场,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


无论是房东直租、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

大家能做的,似乎只有“听天由命”,祈祷遇上一个好人,祈祷选了正规大平台。

许多公寓的一夜“爆雷”,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

南京某公寓已被报道“人去楼空”,北京的某公寓总部数百人聚集,上海、杭州的租户在网络上声讨维权,成都的某公寓已断水断电数天。深圳住建局已发布紧急通知“防止长租公寓跑路”。


人人都说,这像是几年前某共享单车界的老大轰然倒地时的情景。

可问题是,共享单车不能用、几百元押金不能退,还不至于彻底影响人们的生活。

公寓爆雷掀起的,则可能是牵扯数十万人“无房可住、无钱可退”的难题,要知道至2019年,某公寓数量就已达43.83万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各类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

几家国内长租公寓龙头品牌的集中“爆雷”,把近两年的租房平台乱象骤然推向了高峰。

截至今年,“爆雷”、跑路、破产的租房平台已达数十家……

仅去年7月这一个月内,就有6家公寓机构出现重大问题,原因清一色的都是“资金链断裂”。

此前,这些小体量公寓机构跑路时,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小公司不靠谱”背锅,给租房新手的建议还是“尽量选择大公司、可靠品牌”。

等到大品牌长租公寓被央视报道出现“现金流危机”时,无数人都傻了眼。


毕竟今年1月,某长租公寓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风风光光。

谁也没有想到,下一个陷入危机的会是一只“领头羊”。

虽然某公寓已在官方账号上承诺,“没有破产、不会跑路”。

但不少被赶出房门的住户、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却对此灰心丧气。

在他们看来,现实问题被真正解决之前,谁也不知道这句承诺究竟是出于现状仍可挽回,还是出于大体量平台一旦破产或跑路,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这样的现状,似乎把所有租房人逼回了五六年前。

长租平台啊中介啊不可信了,只剩下房东直租这一条老道路。

在这种租房平台的乱象中,深圳租客网始终坚持“真房源,放心租”的核心业务版块,为租客与房东双方建立和谐的共享平台。

在租客网,租客不用支付任何押金或服务费,甚至可以通过转发房源信息获取佣金,这就是租客网的合伙人功能,赚取的额外收入,即使是1分钱也可以提取。

对于房东来说,租客网也是一个可以保证房屋零空置的平台,租客网合伙人通过租客之间的信息传递,令房屋空置情况可以得到有效解决,甚至有许多房东也加入了合伙人进行房源分享。

租客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房屋中介互联网平台,为房东和租客双方提供共享平台的同时,为双方免费提供监管、合同共享、安全系统等服务。


租客网深知,租房的动荡无论大小,对当事人来说都是足以令人情绪崩溃的外界压力。

所以为了不留下“租房前擦亮眼睛”的先知式唏嘘,租客网积极响应政府监管指令,推动中国租房市场的规范化、秩序化。

愿租房人们,夜里能做个好梦。


相关推荐

优联互通:要搞好基础建设,定制化更能符合企业发展!

7月底,《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发布,根据报告数据显示,我国互联网网民基数不断扩大,截止至2019年底,移动互联网网民规模已有13.19亿。交易发展趋势良好,成交额也非常可观,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达34.81亿元,网络支付交易额更是高大249.88万亿元……如今,下沉市场用户的争夺战已经结束,分析此次下沉市场的最大受益者:拼多多、今日头条、快手、抖音等,不难发现他们的共同点,那就是都拥有自己的自有平台:App软件、小程序和网站等。他们以独特的分享经济发展用户,深挖下沉市场的庞大人口基数,增加用户粘性,瓜分电商这块巨型蛋糕。主流媒体的智慧化必然离不开自有平台的打造、应用,否则没有连接自有资源和用户的工具,何谈数据沉淀、打造数字资产?要搞好基础建设,定制化更能符合企业发展,可以深入挖掘产品价值,为企业赋能,把企业产品以平台方式品牌化、规模化、精细化,进而深入市场,吸引用户。同时,除了定制化,多样化的基础设施更贴合用户需求。网民基数现在已成规模,需求自然不会消失,只会根据时间推移不断变化。下沉市场已被瓜分,互联网市场的终场之战才刚刚开始。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的大企业,仍然具有非常可观的一批可发展用户。但想要开展用户增长,提高用户粘性,就必须建造一个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在创建满足市场的平台,要要定制化、多样化的情况下,对于开发经营团队也要相对应提出长期、专业、经验丰富的需求,发展中的企业经验不足,很难有这样专业的技术团队,这时就可以进行项目外包,在选择外包开发团队上也不能马虎。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团队具有丰富的开发经验,熟知用户市场碎片化需求,根据市场动向,进行平台的更新,帮助企业创建更有利于新服务规模化快速落地的网络平台,满足互联网用户多元化需求。

2021年05月10日 10:53

2020,长租公寓动荡不安的一年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7月06日 11:20

万泰生物上市后,农夫山泉冲港股,包装饮用水毛利超六成

新京报讯(记者阎侠)一直以来,农夫山泉要上市的消息不绝于耳,但是屡次遭到官方否认,这次,要来真的了?4月29日,港交所披露了农夫山泉的招股书,更早之前,3月17日,证监会接收了农夫山泉境外IPO审批材料,3月23日发了受理通知,4月16日给了一次书面反馈。盈利能力高于同行平均水平,包装饮用水毛利率超60%农夫山泉成立于1996年,是中国包装水及饮料的龙头企业。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中国市场前三位。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益分别为17491百万元、20475百万元、24021百万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20.6%。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农夫山泉的盈利水平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6.9%、7.1%、9.6%的平均盈利水平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的3.9%、7.6%及8.5%的平均盈利水平。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饮料产品的收益占总收益的比例分别为40%、40.1%、38.4%。以2019年为例,农夫山泉四大主要产品: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的收益依次为14346百万元、3138百万元、3779百万元、2311百万元;其毛利率依次为60.2%、59.7%、50.9%、34.7%。此前多次传上市多次否认农夫山泉已经被传要上市多年。在浙江监管局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一篇发布于2003年8月28日的报道中这样写道“一年多来,杭州特派办克服人手少,任务重的困难,先后到农夫山泉等40多家拟上市公司中进行现场检查,实地调研改制辅导情况。完成了31家拟上市公司的辅导调查评估。对5家拟上市公司的举报事项进行了专项核查。”2017年3月,有媒体称农夫山泉或将上市,理由是在浙江辖区处于辅导期内拟上市的公司名单中,农夫山泉身处其中。对此,彼时的农夫山泉董秘回应称“没有上市打算”,至于为何会出现在上述名单中,董秘回复“陈年旧事而已”。2017年6月,在和讯网的一则报道中,农夫山泉董事长兼总经理钟睒睒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但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2017年11月,有报道称农夫山泉要借壳乔治白上市,这一消息导致乔治白连续三个交易日大涨,最后乔治白官方发布公告辟谣,“本公司目前不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事项……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询问,不存在关于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也不存在处于筹划阶段的其他重大事项。”2018年,证监会浙江局官网发布的一则报告显示,农夫山泉正在接受上市辅导,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期的辅导工作已经结束,下一阶段的辅导工作重点主要包括:第一,了解公司新项目投资进展情况;第二,继续关注公司舆情;第三,进一步督促公司接受辅导人员学习法规知识,持续了解公司规范运作相关事项。同年8月6日下午,农夫山泉媒介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没有接到公司要上市的通知。随后,农夫山泉董秘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例行辅导,没有上市计划”。董秘称,公司十多年前就已接受上市辅导,一直在接受上市辅导,但一直没有上市计划。至于为何公司不准备上市,却要支付上市辅导费用,董秘回应称:十几年前(费用)不高。”2019年年初,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历经中信证券10年的上市辅导,在2018年12月终止。实控人钟睒睒的资本版图根据招股书,农夫山泉的实控人为钟睒睒,持股比例接近90%。离开记者行业,下海经商已有20多年,钟睒睒被外界冠以“独狼”之称。公开资料显示,钟睒睒在创办农夫山泉之前,已经于1993年成立了养生堂,打响了养生堂龟鳖丸、朵儿胶囊等品牌。除了保健行业和饮料行业,钟睒睒还涉足了医药行业。资料显示,钟睒睒是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北京万泰生物旗下有一家名为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钟睒睒在这家公司担任董事。2017年年底,养生堂与农夫山泉就已经正式进军化妆品行业;2018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公布第三十批拟纳入优先审评程序药品注册申请的公示,涉及16个产品,其中包括重组人乳头瘤病毒16/18型双价疫苗(大肠杆菌),申请企业为厦门万泰沧海、厦门大学和北京万泰生物。值得一提的是,万泰生物于4月29日在A股上市。作为万泰生物的实控人,钟睒睒直接持有万泰生物7880.0518万股,占万泰生物发行前总股本20.2053%的股份,并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万泰生物63.3526%的股份。4月30日,万泰生物当前股价为13.86元/股,单日涨幅为10%,上市公司总市值为60.1亿元。

2020年04月30日 14:20